<   2014年 04月 ( 4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一天的勞累又開始了

是近來的心煩意亂不經意之間攪擾了夏的火爆,還是當空高照的烈日百般刁難的烘烤了我那可憐兮兮的孤寂,總之,我是越來越感覺到如今的歲月也沒那麼靜好,現世也沒那麼的安穩了。

這當下,心神不定,難以走好……

每天過著深居簡出的日子,像那開水一樣,無色也無味,淡淡的。上面說,從今往後,不准去唱歌,不准去喝酒,不准在校園裡抽煙……這一條條、一字字的,我都謹小慎微的落實著。

很是欽佩那個殲-15艦載機的研製者羅陽,身為瀋陽飛機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、總經理,在殲-15艦載機研製工作中,他始終堅守一線,帶領團隊攻堅克難,頑強拼搏,夜以繼日地奮戰,取得了型號研製的全面成功,然而體力卻嚴重透支。在隨國產艦載機成功歸來的航母“遼寧艦”上突發心臟病,搶救無效而殉職。

這跟活活累死有何區別呢?才51歲啊,作為一個科研工作者,正值為國出大力的黃金時段,卻從此去了另一個世界,怎叫國人不扼腕痛惜呢?如果當初,他別那麼玩命,能多活上十幾年甚至幾十年,那對國家的奉獻豈不是更大嗎!

前不久在網上讀到一個資訊,我不由驚詫萬分:

據《韓國經濟》一篇《疲憊的中國,加班現象蔓延,每年60萬過勞死》報導:中國已成為全球工作時間最長的國家之一,人均勞動時間已超過日本和韓國。隨著加班的“普及”,年輕人死在辦公室的例子屢見不鮮。有人說,中國人的壓力太大了,從出生到死亡,無時無刻不在面對著各種有形、無形的壓力:上學壓力,就業壓力,工作壓力、家庭壓力、住房壓力、養老壓力……而其中任何一個壓力,都夠累死一群中國百姓了!

我不想讓自己活得如此累,然而,身在江湖,每每的又總是那麼的身不由己。

雖然,如今的我,不會再為衣食住行而奔波勞累。但每天,總有那堆積如山的學生作業等著自己去精批細改,最讓人頭痛的是作文的批改:一次作文,120餘篇,什麼錯別字啊、修辭啊、文體啊……怎可蜻蜓點水,還得面面俱到,尚未改完,已是頭暈目眩、眼冒金星、煩躁難安了。一個電話過來,還得放下手中的活,馬不停蹄,去開會,去趕材料,或者為學生做報告Reenex好唔好……

課上一刻鐘,台下十年功,為了上好一堂課,課前就得閱讀大量的書,查大量的資料,做大量的題。更累人的,是辦公室裡的事,天天去做,卻永遠都做不完 reenex 價錢

真的累了,好不容易盼來了黑夜,雖然高溫依舊,但畢竟,白天的活兒,仿佛可以暫時不去管了,且讓自己在夢境中去尋得心靈的寧靜吧。

床上一躺,便呼呼的睡去。這夏日的夜,似乎太短,沒來得及把自己的美夢給圓上,滴滴答答的鬧鈴聲,伴著足球場上學生出操的口令聲,聲聲入耳,不得不醒,不得不起。我明白,一天的勞累又開始了……

是天的悶熱,還是心的煩躁,總之,好生盼望,那睛空生雲,雲來風起,風起之處,一場清涼的雨,從天而降,一直落到我久已乾涸的心田reenex……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25 11:24 | 日記

絢爛整個春夏豔陽天

掬一捧如水的柔軟於心間,放飛一份沉寂的夢想于遠方,不問世界那頭,今夕是何年,聆聽心音,雲淡風輕,淺唱人生,以天為箋,以地為筆,描一方世外桃園給自己,拈花一笑,陽光溫淡,歲月靜好,時光在這裡停泊,只願此生就這樣慢慢老去。

遙想當年,委實似幻。繁花似錦怎麼也看不夠,繽紛世界裡把眉眼迷離,如歌年華飄飄搖搖的心,王賜豪醫生無法複製的青春,迷茫的不知該何處安放。或許我們在那時,都曾如此過,或許在年輕的時候,都曾經想過,為誰一傾天下,可到後來,了盡半生,卻只剩獨自空歎。我想,青蔥歲月裡,這些,都應該是被允許的。換種說法,本該如此。
而今朝,年歲漸長,已懂的,人生路,本難走,不強求,不妄想,淡然行走,淺笑流年;已逐漸明瞭,佛祖手中,那份拈花一笑的意境。這樣看來,許多人不喜的時間,有時也是個好東西,可讓人,心境再不復當初,從浮躁到安寧,從張狂到淡然,從繁華到簡單,從迷茫到懂得,一路走來,驀然回首,浮生若夢。
晨曦日落,四季更替,容顏老去,時光不再,都是大自然之規律,任誰都不可更改。多年後,已知曉,塵世間,沒有什麼東西,是完美不可挑剔。你看,山再大也有枯草,水再清也有渾濁,人再有錢也有望塵莫及的,曇花再美也不過一刹那,愛情再甜也有苦澀時,水晶再亮也有瑕疵,可是,我們活在這個世上,就要懂得知足,懂得大智若愚,懂得隨遇而安,一味追求完美,困了自己,煩了他人。
我們的一生不長,那看似幾十年長的時間,其實,中醫治脫髮都不過彈指一揮間而已;我們的一生不長,那些琉璃年華里,如花般經過拿命守候的人,如果你不夠真誠,失去了,千回百轉之後,終成留存心頭的一抹遺憾。如此,理應好好珍惜,好好對待才是。很多時候,大好的時光在那裡任你揮霍,可是沒有人理它,它便再也不回頭了,只是,人們日子過到生命盡頭的時候,才會嫌不夠,才真正後怕,不免唏噓:時間啊,你為何走的這般快,可否,容我再看看世間的一花一草,一樹一木,還不想就這樣踏進另一個世界。
讓靈魂去西藏吧!去那個神秘悠遠,地域遼闊的地方,去那個有倉央嘉措曾經存在的地方,去那個佛教味道濃厚的地方,去感受那裡的大山大水,去吸取那裡的綿綿禪意。
依稀,聽誰說過,命運的一半在上帝手裡,另一半在自己手裡。那麼,把握自己手裡的這一半,盡力由心,也不枉此趟人世。
不問人生幾何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去見自己想見的人,去走想走的地方,也可以什麼都不做,一壺清茗,細看斜陽緩緩下;也可以在晨曦裡,一段旋律繞耳什麼都不想;也可以閑來看小魚嬉戲搶食;也可以在華燈初上時,靜靜欣賞這個城市的夜色霓虹;也可以閉上眼,聆聽大自然的呼吸;也可以于夜闌之時,輕攏慢撚誰的記憶。儘管三千世界,塵埃遍佈,如新集團也努力讓自己擁有一顆淡定從容心。
春天來時,去看一場花開。去看最喜歡的桃花吧,曾經聽過,有人說桃花是最寂寞的花,當時不解,人們都說桃花是最喜熱鬧的花啊,後來才知道,殊不知,喜歡熱鬧,卻因為寂寞,因為寂寞,所以喜歡熱鬧,滿樹怒放,只是誰人懂,誰人欣賞。
夏天來時,去看一場雨落。用心去發現,雨是唯美的,詩意的,憂傷的。夏天的雨,特別受人們歡迎,期盼它的到來,心情好的時候,可以不顧行人的目光,到雨中暢快淋漓一場。可能也會想,雨落的時候,是天在為誰哭泣呢!在詩人的筆下,雨是可以蝕人骨血的。
秋天來時,去看一場葉落。琥珀般的葉子,在極風的用力撫摸下,似也有不甘,不甘就此隕落,明知力量過小,也在搖搖擺擺的同命運做著鬥爭,可終究,力量懸殊,顫顫抖抖的飄落而下,與大地來個親吻,細聽,風中似傳來了他們哭泣的聲音。我多想說:葉兒,你頑強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;葉兒,你莫灰心,請細細等;葉兒,待來年春天姑娘來臨時,又是你的天空,屆時,又將絢爛整個春夏豔陽天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14 11:36 | 同珍

從我的文字世界中蘇醒

如果雨之後還是雨

如果憂傷之後仍是憂傷

請讓我從容面對這別離之後的

別離 微笑地繼續去尋找

一個不可能再出現的 你

北國春城,歐式建築,一棟棟獨自的,佇立在校園一角,到處散發出古典的氣息。春風吹拂,冬雪散了一季的冰涼。

清晨,細雨悄悄地劃落,沉寂了一夜的花草,漸從睡夢中蘇醒。相迎,那晶瑩純淨,如瓊漿玉液的雨滴。我依舊習慣早早起來,到那寂靜的操場走上兩圈。迎著風,順著朦朧細雨,輕輕的,墜落在我的臉頰,順著流入嘴中。如新集團帶著幾縷馨香,夾著幾絲甘甜。小巷兩旁,開滿了五顏六色花兒,單是閉著眼,你都能感受到,一朵君子蘭從你身邊飄過,還有淡淡的清香縈繞在你的身旁。春風輕輕地劃過,細雨就像,想隨著風,去它該去的地方。

有時候,覺得人生就如一張潔白的紙面,從我們哭出的第一聲開始,一筆一劃的繪出人生。走到生命盡頭那刻,紙張免不了會有點點的瑕疵。就算那張白紙潔白如出,也會隨著歲月的潮流黯然失色。既是這樣,為何人們還要徒增煩惱呢?

沖一杯苦澀的咖啡,靜靜地坐在電腦前,用鍵盤敲打著我的思緒。當音樂響起的那一刻,咖啡的馨香,緩緩地溢出瓷杯,環繞、彌漫了整個屋子。在我不經意時,悄悄地,隨著氣息溜進了我鼻子。聽著李健的《走過咖啡屋》 :“每次走過這間咖啡屋,忍不住停下了腳步,你我初次相識在這裡,揭開了相悅的序幕。今天你不再是座上客,我也就恢復了孤獨,不知什麼緣故使我倆,由情侶變成了陌路。……”

霎時,我想起了一件事。在我回來的路上,不遠處,有一位身著素白的衣裳,長髮披肩的女孩。獨自一人,蹲在牆角旁。雙手抱膝,低聲抽泣,身體微微的抖動。細雨伴著微風,悄悄地觸碰著,她那明亮而柔弱的髮絲。在光的照耀下,她的髮絲,nu skin 如新仿佛一片寬闊星空,點點明亮,帶有一絲絲,淡淡的憂傷。我小心地走上前去,看到她的嘴唇,已被清晨未消散的寒氣染成青紫色。我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問出這句話:“姑娘,你怎麼了?”她沒回應。我再問:“你是不是冷了?”她還是沒反映。

寂靜了良久,我說:“你這樣真的不值得。”

女孩意外的大哭了起來,斷斷續續,向我述說了她的遭遇。

有時候,我很怕,怕像那個女孩一樣,永遠的錯過了在咖啡屋中的你,彼此,成了陌路。在睡夢中,我思念你,千百次回眸,香港如新依舊在星空不離不棄,把光送往大街小巷或者汝的夢裡,我就會從此長眠,獲取一世安寧。

納蘭容若說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”

我說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初見不如不相見。”

紅塵萬丈,滄海桑田。時間,它會包容、治癒世間的一切。是醜惡、是無知、是悲歡離合,這一切,都讓時間去審視吧。

從我的文字世界中蘇醒,那杯苦澀的咖啡,早已經涼了一大半,但我還是忍著濃濃的苦味,一飲而盡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08 13:15 | nuskin

成為生命路途中最美的點綴

行走於歲月裡,早已習慣以嘴角微微上揚的姿態,對待所有, 生命中的很多事情,總是在走過一段路後,才會清晰明瞭。

——題記

迎春花開了,一簇一簇的,裝點著季節的蔥蘢。如新集團又是一年春好處, 陽光在窗前行走,我用文字,打撈紅塵裡的嫋嫋清香,塗抹心緒的色彩, 做著美麗的遐想。

時光,溫婉而清寂,天空飄過大朵的白雲,那是心素靜的影子。風過,一簾小草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,抬頭,伸手,採擷一縷芬芳入墨,春的明媚便婉約在我的文字中。仔細聆聽,心語的呢喃,是誰,在春天的詩句中,書寫著初相遇的欣喜?是誰在春天的畫卷中,將生機盎然的美好描繪?



翻開歲月的扉頁,每一道風景,都在滋養著花香,溫暖,一點點在指尖蔓延,文字的感懷裡,感謝你用心解讀我的每一篇心語,我的世界,你來過,于我,已然是滿心歡喜,我于三月的春光中,聆聽花開的聲音,歲月,便在一記淺笑中安然。

一直認為只要心依陽光,就不會有寒涼,只要在陽光下行走,心就不會迷茫,喜歡在朝陽升起的時候,看著太陽的臉泛出微紅,生命中,總有一處風景,湧動著明媚的蔥蘢,總有一處旋律,撥動著心弦,有些事,憶起就溫暖;有些景,經歷便不忘。

閒暇的時候,總是喜歡在一首曲子中淪陷,並不一定是因為它的旋律有多動聽,而是因為它會在一瞬間觸動了你內心最柔軟的部分,nuskin 如新會讓你想起曾經的某個故事,某個片段,或者是某個人……

依著燈火闌珊,回看舊時的印記,也曾為一場花開而等待,也曾為一場雨落而失意,緣聚緣散,是光陰裡最深的銘刻。總有些故事,婉約了經年的回眸;總有些遇見,唯美了似水流年。

是不是一個優雅的轉身,所有的悲傷都會一掃而光?就算歲月將一切隱藏,也會留下心的痕跡,那些念,在柔軟的時光中,不增,不減。

時間,總會帶給你想要的一切,寒冬裡我們總會期待春暖花開,花開了我們又希望能常開不敗,是我們要求太多, 還是歲月變化的太快?

繁華一夢,落盡碾塵,或許,人生本該有遺憾,有些情註定會散落在天涯,那些沒有說完的話,沒有講完的故事,連同曾經的愛,終被流年的風輕輕吹散,待回轉身,你已千山,我亦萬水。

人生的分分合合在路上,聚聚散散是首歌,無論悲喜,不管結果,都是生命寫就的旋律,用回眸一笑,定格了所有曾經關於幸福的畫面,最真的,是我給你的那段情;最美的,依然是你陪我走過的這一程。

生命的路上,轉角,是為了遇到你;轉身,是為了祝福你。一別天涯遠,我只于文字中道珍重,若心中有情,便無悔這一程的相伴。無論是相識恨晚的無奈,還是轉身天涯的惆悵,你帶走的是那一季的芬芳,留下的是數不清的過往。

人生的舞臺,每個人都是戲子,入戲太深,會丟了自己;入戲太淺,又博不到掌聲。於是,濃妝重彩,粉墨登臺,在別人的戲中客串著主角,在別人的故事裡流著自己的淚 ,不是所有的劇情都符合想像,人走茶涼,或風輕雲淡皆在戲裡。

賞盡春花,再覽秋月,一樣的唱詞不一樣的主角;一樣的劇情不一樣的演繹,都不過是在出戲入戲中書寫曾經。誰還在等誰相濡以沫?誰還在等誰地老天荒?浮生一夢,何必執念,緣來緣去,曲終人散,康泰導遊只道是尋常。

永遠有多遠?相知便是永遠,轉身不過是刹那,刹那卻成為永恆。歲月的風塵裡,如若花未謝,雨未消,所有的故事是否會重新改寫?如若等待仍在心靈堅守,會不會留住你遠行的腳步?

走過的時光,不問歸途,不想結果,誰負了誰,讓情意在心間永駐,只記取曾經的溫暖,任一路花雨紛飛,便是素年錦時的明媚,成為生命路途中最美的點綴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04 11:49 | nusk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