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  2013年 07月 ( 2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你滄桑了,情緒卻未必

總有一些時候,人會有一些擺不上檯面的情緒滋生,無關風月,不痛不癢,你說它是無病呻吟也好,假裝深沉也罷,它就像被窩的溫度,緩慢升溫,dermes 價錢帶著獨有的氣味,在漫漫長夜伴你長眠。

這種情緒的轉換頗為奇妙,打過網游的朋友應該能明白,上一秒你被擊斃,下一秒你就原地滿血復活,它帶著你一顆忐忑的心上下波動,讓你的心跳有了強烈的生命力。因此,你不再是一個手腳僵硬的行屍走肉,它帶給你心的溫度,包裹你的思緒,讓青春年華都有了明顯的起伏,直線雖然率直明確,但未免太過無趣,這樣的小起小落,曲線前進,生活才能過的有滋有味。

它沒有民族情節那樣的高傲,也沒有小偷小摸那般猥褻。它滋生於你內心溫柔的角落,由感性的光芒點亮,卻又伴隨理性的成長戛然而止。它像暗戀一般,始終不是大家閨秀,出得廳堂,下得廚房,明亮的熠熠生輝。最多也就算個小家碧玉,帶著一抹羞澀的笑,從小巷深處走來,亭亭玉立,喜歡的人自然能懂,不懂的人也見怪不怪。

它不是新買的衣服和鞋帽,可以拿來到處炫耀,這裡的細節處理的好,那裡的走線十分嚴密,甚至還可以和好友交換穿著,增加感情。它只不過是一床最舒適的棉被,如新nuskin產品因著它,你可以在夜裡流淚,也可以抓著一角偷笑。它最擅長的是樸實的陪伴,經不起的是別人的評價。你可以因為別人的稱讚而買一件衣服,但你無法因為別人的稱讚而買一床棉被,它內裡是羽絨還是棉花,是薄是厚,全憑你的決斷,因為最終的柔軟由你獨享,它像鞋子一樣,是否合適自己心知肚明。

這樣的私人情緒有很多,迷茫,擔心,厭惡,煩悶,驚喜,感傷,愉悅等等等等,當然還有愛意。它始終說不清,道不明,不被別人感同身受己,只有自己內心明瞭。它來源於生活的縫隙,如新集團陪你年歲漸長,同食人間煙火。

別小看它,這世上唯獨它,可以海枯石爛,地老天荒直至永垂不朽。你滄桑了,它卻未必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3-07-31 18:26

火盆燃燒著一代代人濃濃的情

今年的冬天特別的冷,老天爺也腐敗了吧,把熱全貪污了?出門就刮鼻子刮臉的,進屋就急著到暖氣旁暖和暖和。每當這個時候,情不自禁地想起來了小時候農村家裡的火盆,一股暖意立刻湧上心頭。

那時候的農村是非常困難的,房子都是土坯房,草苫的蓋,保暖不好。到了冬天,晚上取暖靠火炕,白天就靠火盆了。所以,家家戶戶都有火盆,人多的人家還不止一個。火盆,現在的青年人可能沒有見過,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,在那個年代可以說相當於現在的暖氣或者是電熱寶了。

火盆是用泥做的,一般都在秋天製作。先從黃土坑取來上好的黃土,然後,把麻剪成一寸多長的小段,用來做“洋攪”,也有用馬糞做“洋攪”的。“洋攪”和黃土放在一起和成泥後,要放上幾天,不時地往上淋水,這個過程和我們做包餃子和麵有些相似,叫“行”。為的是以後火盆不開裂。泥和好後,用一個大小和深度都合適的瓦盆,倒扣到地上作模具,在瓦盆的上面灑上灰,把泥反復摔打均勻,拍成一片片,往瓦盆上貼,厚度大概在三釐米左右,直至把瓦盆包嚴。再用泥做好盆沿和底座,然後,把它放在陰涼處,曾璧山中學等幹到不致走形,再把它翻過來,裡面的瓦盆就可以取出了。用玻璃瓶子給裡外面擀光,也可以在盆沿上做點圖案裝飾。最後放到陽光下曬乾,幹透了,一個火盆就做成了。

農村多數人家做飯都是大鐵鍋,燒火用大灶坑。冬天,做完飯後,趁灶坑裡的火還沒有化成灰燼,把它扒出來,放到火盆裡,一邊放一邊用腳或灰耙壓實,放到炕上就可以取暖了。如果用不完,把上面的灰倒掉,下面的火在充分接觸空氣後又是紅紅的一盆,可以“死灰復燃”了

火盆不光是取暖用,還是一種感情的表達。冬天家裡來人了,熱心的主人第一句話就是:“快來烤烤火”,和城裡人握手一樣。“貓冬“的季節,火盆就是東西院鄰居的聚集處,七大姑、八大姨“爛眼邊”的她二舅媽圍著火盆扯東家,講東家,成為了一個屯裡新聞發佈會了:什麼昨天晚上老李的老爺們上老王家娘們的炕了,什麼馮家媳婦罵老公公了,那個小夥子和那個小姑娘進場院更房子裡了……..好不熱鬧,一直到火盆的火快滅了,才“下班”回家做飯。

我小的時候,媽媽亮天早早就起來,把飯做好後,扒上一火盆火後,把我的衣服在火盆上烤熱乎了,才叫我起床,穿上熱乎乎的衣服,就不感覺屋裡冷了。如今,想起來,我的眼睛還是有些濕熱。我看見過,鄰居的幾個老奶奶叼著大煙袋,盤腿圍坐在火盆旁,呦黑黑的眼杆兒,綠瑩瑩的玉石嘴兒,黃燦燦的煙袋鍋冒著縷縷的煙…….她們抽完一袋,往炕沿上磕掉煙灰,從頭上拔下簪子往煙袋鍋捅捅,又裝上一袋,用大拇指按按,撥撥火盆裡的火,微斜著煙袋鍋,貼近紅火,嘴用力巴嗒幾口,煙袋鍋裡的煙就著了,又來一袋;我也看見,大嫂用在火盆裡燒熱的烙鐵給我做棉襖、做鞋;我也在火盆旁,聽老年人講“閒話”、猜悶兒(謎語),奠定了我以後愛好文學的基礎;我也把土豆埋在火盆裡,耐心地等著,看到幾股灰柱從火盆中騰起,那是土豆“放屁”了,趕緊把它翻過來再埋好,等到再一次“放屁”, 土豆就是燒好了,那滋味真好吃。在火盆旁,親戚鄰居們話家長,婆媳、妯娌間的糾葛說了出來,,火盆把怨烤化暖,把恩烤暖。火盆裡的紅光,擋住了冬日的風寒雪凍,讓小村莊生生不息,古樸之中傳情達意,在奮爭中尋得幸福。

如今,鄉下的人家基本都用上了暖氣了,人們根本不用火盆了。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,腦海裡還是定格了那一幅幅不能忘懷的版畫。它是鄉下人老一代人冬日裡的救星,燃燒了一個個寒冷的冬天,也燃燒著一代代人濃濃的情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3-07-31 18: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