カテゴリ:同珍( 1 )

絢爛整個春夏豔陽天

掬一捧如水的柔軟於心間,放飛一份沉寂的夢想于遠方,不問世界那頭,今夕是何年,聆聽心音,雲淡風輕,淺唱人生,以天為箋,以地為筆,描一方世外桃園給自己,拈花一笑,陽光溫淡,歲月靜好,時光在這裡停泊,只願此生就這樣慢慢老去。

遙想當年,委實似幻。繁花似錦怎麼也看不夠,繽紛世界裡把眉眼迷離,如歌年華飄飄搖搖的心,王賜豪醫生無法複製的青春,迷茫的不知該何處安放。或許我們在那時,都曾如此過,或許在年輕的時候,都曾經想過,為誰一傾天下,可到後來,了盡半生,卻只剩獨自空歎。我想,青蔥歲月裡,這些,都應該是被允許的。換種說法,本該如此。
而今朝,年歲漸長,已懂的,人生路,本難走,不強求,不妄想,淡然行走,淺笑流年;已逐漸明瞭,佛祖手中,那份拈花一笑的意境。這樣看來,許多人不喜的時間,有時也是個好東西,可讓人,心境再不復當初,從浮躁到安寧,從張狂到淡然,從繁華到簡單,從迷茫到懂得,一路走來,驀然回首,浮生若夢。
晨曦日落,四季更替,容顏老去,時光不再,都是大自然之規律,任誰都不可更改。多年後,已知曉,塵世間,沒有什麼東西,是完美不可挑剔。你看,山再大也有枯草,水再清也有渾濁,人再有錢也有望塵莫及的,曇花再美也不過一刹那,愛情再甜也有苦澀時,水晶再亮也有瑕疵,可是,我們活在這個世上,就要懂得知足,懂得大智若愚,懂得隨遇而安,一味追求完美,困了自己,煩了他人。
我們的一生不長,那看似幾十年長的時間,其實,中醫治脫髮都不過彈指一揮間而已;我們的一生不長,那些琉璃年華里,如花般經過拿命守候的人,如果你不夠真誠,失去了,千回百轉之後,終成留存心頭的一抹遺憾。如此,理應好好珍惜,好好對待才是。很多時候,大好的時光在那裡任你揮霍,可是沒有人理它,它便再也不回頭了,只是,人們日子過到生命盡頭的時候,才會嫌不夠,才真正後怕,不免唏噓:時間啊,你為何走的這般快,可否,容我再看看世間的一花一草,一樹一木,還不想就這樣踏進另一個世界。
讓靈魂去西藏吧!去那個神秘悠遠,地域遼闊的地方,去那個有倉央嘉措曾經存在的地方,去那個佛教味道濃厚的地方,去感受那裡的大山大水,去吸取那裡的綿綿禪意。
依稀,聽誰說過,命運的一半在上帝手裡,另一半在自己手裡。那麼,把握自己手裡的這一半,盡力由心,也不枉此趟人世。
不問人生幾何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去見自己想見的人,去走想走的地方,也可以什麼都不做,一壺清茗,細看斜陽緩緩下;也可以在晨曦裡,一段旋律繞耳什麼都不想;也可以閑來看小魚嬉戲搶食;也可以在華燈初上時,靜靜欣賞這個城市的夜色霓虹;也可以閉上眼,聆聽大自然的呼吸;也可以于夜闌之時,輕攏慢撚誰的記憶。儘管三千世界,塵埃遍佈,如新集團也努力讓自己擁有一顆淡定從容心。
春天來時,去看一場花開。去看最喜歡的桃花吧,曾經聽過,有人說桃花是最寂寞的花,當時不解,人們都說桃花是最喜熱鬧的花啊,後來才知道,殊不知,喜歡熱鬧,卻因為寂寞,因為寂寞,所以喜歡熱鬧,滿樹怒放,只是誰人懂,誰人欣賞。
夏天來時,去看一場雨落。用心去發現,雨是唯美的,詩意的,憂傷的。夏天的雨,特別受人們歡迎,期盼它的到來,心情好的時候,可以不顧行人的目光,到雨中暢快淋漓一場。可能也會想,雨落的時候,是天在為誰哭泣呢!在詩人的筆下,雨是可以蝕人骨血的。
秋天來時,去看一場葉落。琥珀般的葉子,在極風的用力撫摸下,似也有不甘,不甘就此隕落,明知力量過小,也在搖搖擺擺的同命運做著鬥爭,可終究,力量懸殊,顫顫抖抖的飄落而下,與大地來個親吻,細聽,風中似傳來了他們哭泣的聲音。我多想說:葉兒,你頑強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;葉兒,你莫灰心,請細細等;葉兒,待來年春天姑娘來臨時,又是你的天空,屆時,又將絢爛整個春夏豔陽天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14 11:36 | 同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