カテゴリ:nuskin( 5 )

從我的文字世界中蘇醒

如果雨之後還是雨

如果憂傷之後仍是憂傷

請讓我從容面對這別離之後的

別離 微笑地繼續去尋找

一個不可能再出現的 你

北國春城,歐式建築,一棟棟獨自的,佇立在校園一角,到處散發出古典的氣息。春風吹拂,冬雪散了一季的冰涼。

清晨,細雨悄悄地劃落,沉寂了一夜的花草,漸從睡夢中蘇醒。相迎,那晶瑩純淨,如瓊漿玉液的雨滴。我依舊習慣早早起來,到那寂靜的操場走上兩圈。迎著風,順著朦朧細雨,輕輕的,墜落在我的臉頰,順著流入嘴中。如新集團帶著幾縷馨香,夾著幾絲甘甜。小巷兩旁,開滿了五顏六色花兒,單是閉著眼,你都能感受到,一朵君子蘭從你身邊飄過,還有淡淡的清香縈繞在你的身旁。春風輕輕地劃過,細雨就像,想隨著風,去它該去的地方。

有時候,覺得人生就如一張潔白的紙面,從我們哭出的第一聲開始,一筆一劃的繪出人生。走到生命盡頭那刻,紙張免不了會有點點的瑕疵。就算那張白紙潔白如出,也會隨著歲月的潮流黯然失色。既是這樣,為何人們還要徒增煩惱呢?

沖一杯苦澀的咖啡,靜靜地坐在電腦前,用鍵盤敲打著我的思緒。當音樂響起的那一刻,咖啡的馨香,緩緩地溢出瓷杯,環繞、彌漫了整個屋子。在我不經意時,悄悄地,隨著氣息溜進了我鼻子。聽著李健的《走過咖啡屋》 :“每次走過這間咖啡屋,忍不住停下了腳步,你我初次相識在這裡,揭開了相悅的序幕。今天你不再是座上客,我也就恢復了孤獨,不知什麼緣故使我倆,由情侶變成了陌路。……”

霎時,我想起了一件事。在我回來的路上,不遠處,有一位身著素白的衣裳,長髮披肩的女孩。獨自一人,蹲在牆角旁。雙手抱膝,低聲抽泣,身體微微的抖動。細雨伴著微風,悄悄地觸碰著,她那明亮而柔弱的髮絲。在光的照耀下,她的髮絲,nu skin 如新仿佛一片寬闊星空,點點明亮,帶有一絲絲,淡淡的憂傷。我小心地走上前去,看到她的嘴唇,已被清晨未消散的寒氣染成青紫色。我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問出這句話:“姑娘,你怎麼了?”她沒回應。我再問:“你是不是冷了?”她還是沒反映。

寂靜了良久,我說:“你這樣真的不值得。”

女孩意外的大哭了起來,斷斷續續,向我述說了她的遭遇。

有時候,我很怕,怕像那個女孩一樣,永遠的錯過了在咖啡屋中的你,彼此,成了陌路。在睡夢中,我思念你,千百次回眸,香港如新依舊在星空不離不棄,把光送往大街小巷或者汝的夢裡,我就會從此長眠,獲取一世安寧。

納蘭容若說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”

我說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初見不如不相見。”

紅塵萬丈,滄海桑田。時間,它會包容、治癒世間的一切。是醜惡、是無知、是悲歡離合,這一切,都讓時間去審視吧。

從我的文字世界中蘇醒,那杯苦澀的咖啡,早已經涼了一大半,但我還是忍著濃濃的苦味,一飲而盡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08 13:15 | nuskin

成為生命路途中最美的點綴

行走於歲月裡,早已習慣以嘴角微微上揚的姿態,對待所有, 生命中的很多事情,總是在走過一段路後,才會清晰明瞭。

——題記

迎春花開了,一簇一簇的,裝點著季節的蔥蘢。如新集團又是一年春好處, 陽光在窗前行走,我用文字,打撈紅塵裡的嫋嫋清香,塗抹心緒的色彩, 做著美麗的遐想。

時光,溫婉而清寂,天空飄過大朵的白雲,那是心素靜的影子。風過,一簾小草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,抬頭,伸手,採擷一縷芬芳入墨,春的明媚便婉約在我的文字中。仔細聆聽,心語的呢喃,是誰,在春天的詩句中,書寫著初相遇的欣喜?是誰在春天的畫卷中,將生機盎然的美好描繪?



翻開歲月的扉頁,每一道風景,都在滋養著花香,溫暖,一點點在指尖蔓延,文字的感懷裡,感謝你用心解讀我的每一篇心語,我的世界,你來過,于我,已然是滿心歡喜,我于三月的春光中,聆聽花開的聲音,歲月,便在一記淺笑中安然。

一直認為只要心依陽光,就不會有寒涼,只要在陽光下行走,心就不會迷茫,喜歡在朝陽升起的時候,看著太陽的臉泛出微紅,生命中,總有一處風景,湧動著明媚的蔥蘢,總有一處旋律,撥動著心弦,有些事,憶起就溫暖;有些景,經歷便不忘。

閒暇的時候,總是喜歡在一首曲子中淪陷,並不一定是因為它的旋律有多動聽,而是因為它會在一瞬間觸動了你內心最柔軟的部分,nuskin 如新會讓你想起曾經的某個故事,某個片段,或者是某個人……

依著燈火闌珊,回看舊時的印記,也曾為一場花開而等待,也曾為一場雨落而失意,緣聚緣散,是光陰裡最深的銘刻。總有些故事,婉約了經年的回眸;總有些遇見,唯美了似水流年。

是不是一個優雅的轉身,所有的悲傷都會一掃而光?就算歲月將一切隱藏,也會留下心的痕跡,那些念,在柔軟的時光中,不增,不減。

時間,總會帶給你想要的一切,寒冬裡我們總會期待春暖花開,花開了我們又希望能常開不敗,是我們要求太多, 還是歲月變化的太快?

繁華一夢,落盡碾塵,或許,人生本該有遺憾,有些情註定會散落在天涯,那些沒有說完的話,沒有講完的故事,連同曾經的愛,終被流年的風輕輕吹散,待回轉身,你已千山,我亦萬水。

人生的分分合合在路上,聚聚散散是首歌,無論悲喜,不管結果,都是生命寫就的旋律,用回眸一笑,定格了所有曾經關於幸福的畫面,最真的,是我給你的那段情;最美的,依然是你陪我走過的這一程。

生命的路上,轉角,是為了遇到你;轉身,是為了祝福你。一別天涯遠,我只于文字中道珍重,若心中有情,便無悔這一程的相伴。無論是相識恨晚的無奈,還是轉身天涯的惆悵,你帶走的是那一季的芬芳,留下的是數不清的過往。

人生的舞臺,每個人都是戲子,入戲太深,會丟了自己;入戲太淺,又博不到掌聲。於是,濃妝重彩,粉墨登臺,在別人的戲中客串著主角,在別人的故事裡流著自己的淚 ,不是所有的劇情都符合想像,人走茶涼,或風輕雲淡皆在戲裡。

賞盡春花,再覽秋月,一樣的唱詞不一樣的主角;一樣的劇情不一樣的演繹,都不過是在出戲入戲中書寫曾經。誰還在等誰相濡以沫?誰還在等誰地老天荒?浮生一夢,何必執念,緣來緣去,曲終人散,康泰導遊只道是尋常。

永遠有多遠?相知便是永遠,轉身不過是刹那,刹那卻成為永恆。歲月的風塵裡,如若花未謝,雨未消,所有的故事是否會重新改寫?如若等待仍在心靈堅守,會不會留住你遠行的腳步?

走過的時光,不問歸途,不想結果,誰負了誰,讓情意在心間永駐,只記取曾經的溫暖,任一路花雨紛飛,便是素年錦時的明媚,成為生命路途中最美的點綴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4-04 11:49 | nuskin

自己的家鄉究竟在哪兒?

夜晚,是個非常美妙的時刻。忙碌的人們放下了一天的沉重的,回到家裡和家人靜靜的享受夜晚的安靜。白天的喧鬧在夜晚只能在人們的夢裡遊蕩。一切繁瑣事都在此時此刻停止,萬物靜寂,一切都回歸于安靜與祥和。

今晚,身在異鄉的我正看著窗外,深夜的天空依舊那麼幽暗,但有皓月與點點星辰一起作伴,為天空增添了生機。看看日曆,再過幾天是農曆七月十五,那又是一個圓月,讓我想起又是月圓人聚的時候了,心中不由楚然心傷,康泰旅行團想著他人再聚聊敘心語,而孤單的自己卻只能與月為伴,形單影隻,無盡孤獨油然而生。

昂頭看月,我都是那麼癡迷。有時會看到濛濛雲朵後的月兒,月兒像少女遮遮掩掩害羞似的;有時會看到淨空無雲擋的月兒,月兒變成了獨舞的舞娘在夜空翩翩起舞;有時也會看看烏雲密佈著的夜空,期許著月兒能在烏雲中走出來,把它做自己的知心朋友,與她心語,傾訴自己的內心不快。望月時,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月兒,有圓有缺,又清晰的,也有朦朧的。獨在異鄉的我總想和美妙的月兒相伴。看月圓缺明暗,使我總能感到人生的離合沉浮。望月或許是為自己徒增哀思,又或是為自己解憂去煩。

望一眼月兒,想著她在夜空的永恆,聯想到自己在世間只是個匆匆過客,心裡頓時茫然,在短暫的人生裡,自己何去何從,用有限的自己年華該做些什麼,將自己的人生變得絢麗?困頓迷惑著我無知的心。人生取捨太難,我總是畏首畏尾,過多的顧慮拘束著自己左右為難,不能輕鬆踏步地往前行。將有限的年華耗費在無知的迷茫中。

望一眼皓潔的圓月,思緒萬千,又想到了家鄉,自己的家鄉究竟在哪兒?

我雖是有家,可一年到頭自己究竟在家裡呆了幾天,陪伴父母能有幾天?家鄉的朋友、鄉鄰和親戚我還能認識幾個,他們還認識我?家鄉的角角落落,兒時的去處還在嗎?我現在還能知道家鄉的美景在嗎?一系列的捫心自問,康泰旅行團總能將思鄉之心推至極點。家鄉的殘缺片段在我的腦海裡拼命的組合,但依舊是破碎的。

常年在外漂泊流離,總是認為異鄉的月兒是那麼小、那麼暗,沒有家鄉的月亮好看。然而,在高原上呆的時間長了,看著這兒的月兒時間長了,她卻總是那麼圓而亮又清晰,凹凸紋理分外明顯,明暗交織格外突出。高原是一個比自己家鄉條件艱苦的地方,但呆的時間長了,多少會產生點情感的,人畢竟是有情感的人。在人生旅途裡,即使再厭惡的東西,也會給人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
我來高原的三年裡,這兒一年大多時間都非常寒冷,暴走的風沙一年裡能飛七八個月。但這兒的天分外的藍,萬里無雲的碧空上神聖的雄鷹自由翱翔;大地格外的闊,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無數的牛羊悠閒徜徉。

工作中,我和這兒可愛的孩子們共學習共成長,看著他們在快樂中,一天天長大,心中倍感喜悅,將一切的不痛快霎時釋放。孤獨時,有月兒作伴,不再為起起伏伏的情感經歷而苦悶。生活中,nuskin 如新有時會快樂有時會傷心,但畢竟是生活帶來,每個人應該學會享受喜怒哀樂,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,這樣生活不再單調,不在孤獨。生活有愛有傷,有開始,也有結束,學會享受,坦然處之,順其自然!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3-18 15:21 | nuskin

生於黎明!死為黎明!

終有一天,我也會死去,埋葬在我所愛著的土地裡。

吹散了浮著的雲,吹起了路上的漫漫黃土,吹殘了葉的一生,吹亂了這青絲,這心。或許有一天,這無止息遊蕩著的風還會吹拂過我,吹拂過我身邊的野草。輕輕的掠過,有時也會為我帶來那遠方林葉的歌謠。唱著這早已殘破的枯骨,這逝去繁華的凡人。曾璧山中學為這早已寂滅的心留下一首殘破的旋律。我卻早已聽不到,思考不了,思想,心,早已都隨著我的死而消逝。死去我早已成為一個過去,一點點,一滴滴的回憶還存於誰的腦海?或許早已不存在了吧。我存在于過去的時光裡,那一片片時光的片段中。是啊過去中不正是存在著關於我的一切麼?

如果真的有靈魂的話,我想我會靜靜的躺在自己的家裡,就像我所嚮往的一樣。無憂無慮的感受著風的涼意,聽這風所帶來的旋律,又或者靜靜的思考:這亙古的風,見證了幾許王朝的興衰。不變的風,或許早已習慣那永恆是生與亡,那不變的滄桑。它,會歎息我麼?還是只重複著一成不變的葬歌,吟唱間埋葬了亙古匆匆。呵呵,埋葬,將相王侯或者先輩聖賢,沒有誰能逃避掉死亡,終究成為埋葬在黃土下的枯骨。大家都擁有同樣的歸屬。所以死亡後或許也是沒有太大的不甘,成為不了那所謂的厲鬼。即使——我的身下就是地獄的角落。

我並沒有期望過自己進入天堂,因為,我的心中充滿了太多的黑暗,太多的悲傷。地獄,就會是唯一能去的地方,一份歸屬。一直靜靜的躺在入口的上面,卻從來沒有進去過,我討厭那裡的血腥。慢慢的感受著地獄的氣息,聽著從裡面傳出來的一切。有亡魂的不甘呐喊,有厲鬼的淒鳴,最不受掩蓋的是冤魂的哭訴,哭泣的如此悲傷,透過了九幽透過了黃泉喚醒了我心中沉寂著的悲傷。

那訴說出的千古間埋沒的情仇幾何,那一段段的不甘與怨恨,那一聲聲的咒駡,咒駡著那些迫害自己的惡人,咒駡著無情的蒼天。為何惡人沒有進入地獄,卻進入了天堂?因為什麼?偽裝?還是什麼?知道了許多,知道了那些墮落的天使,卻不知道他們為何而墮落,放棄了天堂,放棄了聖書中的光。偶爾的窺視,是早已褪去了潔白的翅膀,早已被血和黑暗所沾染。nu skin 如新是否有些諸神所說的骯髒了吧。背叛了神,世界的主人的原因終究迷茫,或許早已知曉了而已。

如果人死後的靈魂不說存不存在,還有可能—轉世。可是毫無意義,自己成為了另一個人,一個陌生的人。這時的自己就是一段回憶,一場戲,一場夢,一場永恆的夢!生於土地又還于土地,意義?說是大義,卻也毫無用處。人類,是一個群體,不是一個個體。每個人的一生,或多或少都起了推動的作用了。可是,有誰曾抬頭看看這世界,這個黑暗的世界。值得麼?值得你們去付出麼?

有的人,扯起了黎明的旗幟,卻不願意去抗起它,去舉高,讓它飄揚在每一存土地,每一個人的心中。可是,依舊的飄揚了起來,是你們,是你們用肩膀,用心,用靈魂支撐起了它。這份功勞卻隨著你們混合這血液的汗水流進土地裡,沉寂了,漠然了。可也堅硬起了一些人的脊樑,那些在黎明中探索的人的脊樑!你們流盡了汗和血,他們將不會忘記,你們的苦,他們也將品嘗,即使苦的無言苦的酸澀,苦的悲傷。縱然那多數的人都被黑暗所蒙蔽!歌唱那逐漸的滅亡,讚頌黑暗的光芒,成為了黑暗的奴隸,走狗!你們也將不在意,你們也要堅持到底。那天堂,你們並不嚮往,那地獄,被你們所討厭。

天堂裡,是那欺騙眾生的諸神。地獄下,是為了反抗天堂的天使,他們遵從于心靈的黑暗,用它控制自己的武力。成為了骯髒的一切的同屬,但是,他們不是為了毀滅而生,在為了黎明而揮劍,去與諸神戰爭。一方面,你們極端到不得不令人討厭的地步,另一方面,你們也是令人敬佩的人。你們是為黎明而戰的人,只是與抗起黎明旗幟的人的方式不同而已。

每當一次戰爭的勝利後,你們總會有一人站在黎明的光下。並不在意于黎明裡消散著的身體。因為你們所立之地不再會受黑暗的蒙蔽,在世界中,又多了一塊被黎明所照耀著的地方。驅逐了諸神之後,在那蝕骨的疼痛中,你們也感受到了一絲解脫,若不這樣的話,你們以後一定會成為魔。你們是勇者,無畏的勇者,黎明的劍士!

倘若有一天,我死了,成為黑暗下的鬼魂,可能的話,我願化為你們的一員。如新香港用這雙手,去斬破黑暗,去用這顆心,迎接那光!那黎明!

生於黎明!死為黎明!你,知道麼?

寫著玩的,也寫不好看了的給些意見吧!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3-14 18:54 | nuskin

螞蟻的秘密

前幾天,我發現了螞蟻的力氣很大,香港如新集團能夠搬起比它自己還要重幾十倍的東西!

那天,我正在家裡忙家務,忽然發現一對螞蟻大軍浩浩蕩蕩從陽臺向廚房走來.我很奇怪,這隊螞蟻大軍要幹什麼呢?好奇心促使我蹲下來仔仔細細觀察它們。這隊螞蟻大軍在廚房裡繞了好幾個彎,終於在一堆熟米飯面前停了下來。哦,我明白了,這隊螞蟻大軍要來搬食物啊。可是想到這兒,另一個問題又讓我疑惑不解:這些熟米粒碩大而飽滿,有的還是粘在一起的,這小小的螞蟻怎麼能搬的動呢?正當我困惑時,這隊螞蟻大軍已經忙開了,一個個陸續搬起米飯,恢復了隊形,又浩浩蕩蕩地往遠處走去。螞蟻大軍的這一舉動,牛欄牌回收確實讓我驚訝不已,這些連放在手上都掂量不出分量的螞蟻,竟然能夠搬起這麼重的東西!我還是不相信,又做了一次實驗。我從櫃子裡取出一顆最大的黃豆,放在螞蟻大軍面前,擋住了它們的路.這時,又走出一隻螞蟻,把這顆黃豆背了起來,又往前走去。這時我相信了:螞蟻是個大力士,能夠搬起比它自己還要重幾十倍的東西!

大自然中有許多奧秘,只要你細心觀察,nu skin香港留意身邊的每一個細節,就能發現讓你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[PR]
by sandarari | 2014-02-19 15:00 | nuskin